“相互保”吸引900万人加入 专家:无法替代重疾险

尊龙人生就是博

2018-10-23

  参保“先上车后补票”  在支付宝首页搜索“相互保”,或通过“支付宝-我的-蚂蚁保险”找到相应服务入口,就能加入“相互保”保障计划。

  “相互保”相关负责人方勇介绍,与一般保险产品根据疾病发生率定价、需先行支付固定保费不同,“相互保”根据实际发生赔付案例的情况进行费用分摊。

根据规则,每月两次公示、两次分摊。 公示无异议的所有赔案产生的保障金,加上规定的10%管理费,会在分摊日由所有用户均摊。

  “均摊实际金额视每期公示的实际情况而定。

但单一出险案例中,每个用户被分摊到的金额不会超过1毛钱。

”方勇表示,运行初期,若出现单一案件人均分摊超出1毛的情况,蚂蚁保险会承担超出的费用。   假设某一期公示时,“相互保”中成员人数为500万,公示100个出险案例,最高赔付金额为3000万元,加上协议中规定的10%管理费300万元。 那么在分摊日,就是500万人平摊3300万元,每人当期扣除保费为元。

如果不愿意继续分摊,用户在完成公示分摊后,可以选择随时退出。

  由此看来,这款“相互保”并非真免费,属于“先上车后买票”的性质。 至于患病可以拿到多少钱,要看用户初次确诊重疾时的年龄:不满40岁,赔付金额为30万元;超过40岁,则为10万元。

  “互助”保险来了正规军  “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”,这种风险共担模式并不新鲜。 水滴互助、康爱公社、人人互助等从2016年兴起的互联网互助产品也采用类似的模式,水滴互助还得到过腾讯的投资。

  以康爱大病互助社为例,大家免费加入,有社员罹患大病时,全员分摊,受助人最高可获得15万元。 社员如果不能履行分摊任务,则影响之后的受助权益。

  但为了大量吸引会员,一些网络互助平台有违规宣传和经营现象,将互助计划与保险产品进行对比和挂钩;通过多种形式向社会公众承诺赔偿给付责任,或诱导公众产生获取高额保障的刚性赔付预期,公开宣称足额赔付和提取准备金。 为此,保监会还曾展开专项整治行动。

  “相互保”信美方面总负责人曾卓表示,“相互保”与互联网互助产品有本质不同。 “支撑‘相互保’的是经过向银保监会备案通过的保险产品,信美相互保险拥有国内首家相互制寿险牌照。 ”  数据显示,国内癌症治疗平均费用为50万元至60万元,全国因病返贫占贫困人口42%以上,而2017年我国健康险的市场渗透率仅为%。 在健康保障领域,社保主要覆盖基础保障,而商业保险价格相对较高,普通公众对保险细则也缺乏了解。   据悉,相互保险是与股份制保险不同的一种保险形式,在我国才刚刚起步,目前国内只有3家相互保险社。 “相互保险组织具有不追求股东利润和经营成本低廉的特点,可以更好地为中低收入人群和高风险领域提供简便灵活、惠而不费的保险产品和多样化、个性化的保险服务。 ”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。   “相互保险没有股东,与消费者利益一致。

结合互联网技术高效运营,可以让更多人避免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。 ”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李晓林表示。

  数据显示,相互保险公司也是国际上主流的保险组织形式之一。

2015年年底,美国保险市场相互保险的市场份额达%。   无法替代商业重疾险  “零元加入、每个案例分摊不超过1毛钱”,真的很有吸引力。 但需要注意的是,“相互保”并不是免费的,投保人要对实际保费有心理预期。   目前信美官方预估每个人每年交费为100多元,实际上用户需要分摊的金额或更高,具体金额与参保用户结构、发病率都有关。

同时,由于不先交保费,险企在偿付能力上也经受着考验。

投保规则中写明,参保人数连续3个月不足330万存在停售可能。

从未出险的投保人也可能从实际利益出发,选择退出,退出的人数太多会对运营造成影响。

  “确诊患病,只需手机拍照上传相关凭证,公示无异议后就能一次性拿到保障金。 由于电子文件很容易造假,可能会存在道德风险问题。

”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教授、保险系主任郭振华认为。

  他还表示,“相互保”以40岁为界区分了两类人,保额不同,但分摊损失一样。

没有根据年龄差别定价,是个设计缺陷。

  蚂蚁金服保险事业群总裁尹铭也表示,“相互保”并不能替代重疾险。 因为“相互保”保障额度不够高,重大疾病的患者和家庭所需要的医疗成本远远高于这一数额;保障期限也不够长,不含60岁以上人群,而重大疾病的发病率会随年龄递增而不断升高。   业界分析,“相互保”如果大规模推行,将成为传统健康险产品的重要补充,并倒逼保险公司提升重疾险的含金量和服务水平。